• 01-01 2022
    宛运
    百里画廊,百里花香一条路,说起风光就有了起身奔跑的姿势 灵山头,杏山尾那喜上眉梢的一路村庄咋看都像穿着迷你裙的美人你前脚走过去,它后脚追上来尽是腰缠万贯的样子 那些花都在马不停蹄地开一阵风吹来没有地老天荒的感觉梦的摇篮里还有许多刚刚睡醒的花骨朵 这初心大道凤筝都长了翅膀所有的悬念都蓝天般高远(孙林波)...
  • 11-15 2021
    宛运
                      李少华       刹住雷声,止息闪电,连绵秋雨濯洗余暑;    凝水成露,集溪为河,执著河流急奔大海;    扎衣为人,插杆唬雀,守护庄稼不得怠慢;    云游蓝宇,梦达苍穹,追逐未来脚步不息;    硕果诱人,谷穗渐垂,收获辛劳还需呵护。    秋分到了,谚云:秋分糜子不得熟,寒露谷子等不得。但愿拥有一场保墒雨,获得更多晴朗天,让庄稼颗粒饱满,让天地享受丰收。    丰收节到了,愿每一寸土地都能不负劳动的汗水;    每一颗粮食都能籽粒饱满,按时归仓。    但愿节俭成为每一个人的行动!    今天昼夜平分,明始夜长昼短,岁月更替,四季轮回,増衣保暖,谨...
  • 11-15 2021
    宛运
          远方胡杨    一次次日落    终有一场暮雪    湮灭了你眼眸里的焰火    黯淡的余烬在寒风中明灭     被岁月掏空的身体日益失重    腔子里仅存的胆气消弥殆尽    一生走过的路正寸寸折叠    封存于肌肤上深了又深的皱褶     日子困囿于暗井    无波无澜的静默中    你把飘忽的记忆一遍遍打理    触摸那些细节的生动     总有一些光闪烁在梦的残片    是犁铧翻开的油亮    还是汗滴折射的金黄    头顶的星芒依旧    牛的哞哗已消失在田垄尽头    秋水里打捞的...
  • 11-15 2021
    宛运
        不知为什么,我生性多愁,内心灰暗,自然见不得欢乐的事,见不得欢乐的人,在我的眼里,欢乐是一场多么无知的表演哪!    记得小时候,跟着妈妈去看戏,戏是一场苦戏,戏名好像叫《安娃送米》,内容是什么,至今早已忘记,只记得我紧紧蜷曲在妈妈的怀里,泪水一个劲儿地流。戏散了,我的泪也流干了。边上有个摆地摊的老头儿,眉须斑白,脏兮兮的麻布就地平铺在树下,老头有气无力地喊着,“看相点痣喽!”    我的眼睛大而空洞,时常闪着懦弱忧郁的光,总担心终有一日,会有个怪物把我从妈妈的怀里夺走。我的双眼下面各有一个黑痣,蝇屎一般,真叫人沮丧懊恼。    妈妈问,老先生,点个痣多少钱?那老头见来了生意,一下子神气活现起来。“唉,我看这个小孩子聪明伶俐,怎么长一双伤夫落泪痣!”妈妈没有和老头讨价,便让我蹲在路边,任那老头儿磨针刺痣。随着一下刺痛,那老头便说好了,并说我是天上的文曲星...
  • 10-31 2021
    宛运
               孙林波           我们的汽车站     从这里出发,去耕耘锦秀江南    把塞北的雪    孵化成一朵朵梨花    前脚走的人,心里种植着一颗太阳    后脚来的人,怀里揣着一弯月芽儿     世界那么大,总有印象很深的地方    马达和笛音是沉淀的年份原浆    你的笑容是点亮天边的霞         停车场的夜晚    巨大的夜幕,巨大的安慰    这相得益彰的时光    梦以惯性的方式    巡礼着锦秀家邦     夜露微凉,贴近慈母的心肠&nbs...
  • 10-31 2021
    宛运
               李虹     河岸上的风添了几分凉    蒲草泛黄的荷塘边    留着最后一朵残荷的余香    叶子纷扬,闪着金色光芒    回归生命初始的地方    高大的白杨树挺着瘦硬的筋骨    走向季节愈来愈凌厉的锋芒    奔腾的河按下狂飙的心    沉下夏日的雷霆、拖着流苏的乌云    从泥沙俱下的浊流中浮出天空之镜    映照光明、辽阔和安宁    远山、丛林、沿岸楼群的倒影    在静静波光下晕染水墨丹青    河岸之上、车流滚起红尘    那些闯荡江湖的流云曾驮过我们青春的梦想    永不停...